Career News

<星.聲Career> 舊事物‧新設計 - 歐陽永權

2013-05-15

歐陽永權(Andrew),畢業於英屬哥倫比亞大學(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),主修細胞生物學。回港後,投身廣告界十多年。2009年,夥拍昔日廣告界及設計界的舊戰友成立mall852.com,專門設計及製造以香港文化為主題的有趣產品,希望透過創作帶大家回到過去,保留香港人的集體回憶。今集《星.聲Career》,Andrew會跟我們講解,他如何將香港情懷與精品結合,創作出廣受歡迎的精品系列,以及分享其創業路上的種種經驗。

HKGJ:HKGoodJobs        Andrew:歐陽永權

Part 1

Part 2

HKGJ:你設計的產品非常特別,為何會有這樣的構思?
Andrew:其實,我是在「出賣」香港情懷,將珍貴的情懷放在產品中。我們整個團隊的成員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,團隊中有很多較年輕的拍檔,而我所屬的年代卻較早,年紀比他們稍大。對我而言,香港最輝煌的時代應是九七回歸前的二十年,對於這一點,我的年輕拍檔未必能完全明白。在七、八十年代,香港充滿著有趣的文化,以及滿有吸引力的人與事。然而,在回歸後,我們卻看似在很有系統地要去抹走這一切,香港的特色愈來愈少。有見及此,我們便成立 mall852.com 這間港式精品公司,將我們認為有趣的事物,重新二次創作、包裝,向市民推廣出售。

HKGJ:你這麼有創意,在大學是否修讀藝術或創作?
Andrew:我在大學時修讀的是細胞生物學,但後來卻一直在創意界發展。我認為,大部分人在二十出頭之時都會有點迷惘,不清楚自己的真實性格與形象,我亦不例外,當時也不知自己當走甚麼路。作為華人家庭的成員,父母一定會教導我們,無論如何也要先讀好書,打好基礎。而且,大部分父母都希望子女修讀醫學、會計、電機工程等科目,結果,社會上便出現大量IT人、會計人。不過,我卻堅持認為,讀書是為了知識及興趣,「搵錢」並非首要目的。當然,我們也總要考慮將來的職業之路,但最根本的還是要以興趣為先。不幸的是,當年我選讀了一個我完全沒有興趣的學科。進入大學一段時間後,我更明白到,若將來任職與生物學相關的工作,我大部分時間都要留在實驗室內,不斷重覆做實驗。更悲慘的是,由於絕少有女性會加入這行,我可能每天都對著幾位中年男同事,實在沒趣。在這一行,實驗人員要不斷重覆固定的工作程序,對我來說也實在太過乏味。當時我知道自己真的是讀錯科,將來亦很有機會入錯行,我便決意盡快完成這個學位,再另謀出路。某程度上,我已滿足了父母的期望,完成了一個科學學士學位,之後我就要走自己的路。後來,我選擇了回港發展。

HKGJ:你修讀的是科學,回港後有何出路?
Andrew:當時是1993年,很多人開始移民外國,香港出現人才荒,不同範疇的公司都求才若渴,搵工的確很容易,尤其是我這類回流的畢業生,有兩文三語的基礎,相當受老闆的歡迎。當時我毛遂自薦,成功獲一間廣告公司取錄,此後一做就是十三年。或許,當時我的思想、談吐都較為洋化,比較容易跟外國人溝通,而當時又有很多國際企業在本地投資,我便有幸進入一間較大規模的國際性機構工作。

HKGJ:這十三年的工作經驗,對你日後創業有沒有幫助?
Andrew:雖然,我剛才說到自己似乎是讀錯書,其實也不盡然,科學上的學習,大大幫助我建立邏輯理性思維;而廣告工作的訓練,則讓我學懂我解決問題(problem solving)的種種技巧,亦讓我習慣在短時間內以不同方向完成一些目標。這一切訓練,讓我培養出理性思維、執生技巧、應變能力,而最重要的是,廣告工作讓我接觸到很多不同類型的客戶,當中有關於女性衛生用品、避孕套、樓盤、IT、電訊用品等等的客戶,可說包羅萬有,每個客戶都有其獨特的商業理念及模式。面對這些不同的客戶,你可以選擇單單完成創作,滿足客戶的需要,但你亦可以選擇用心去了解不同客戶的營商之道。在創業之時,我便發覺這些過往的經驗實在讓我終身受用,原來我已從不同舊有客戶身上學到種種不同知識,吸取大量寶貴經驗。過去,在面對不同的廣告客戶中,當然見過不少失敗的例子,這些經驗可以當為反面教材。而作為廣告創作者,我可以在他們的銷售模式中,加入自己的意念,可以說,我是在客戶身上,印証自己的想法是否真的可行。在日後創業之時,我實際上已具備大量經驗,讓我省回不少時間,甚至可說比別人更易踏上成功之路。

HKGJ:你如何構思出不同系列的產品?
Andrew:在團隊中,我們有過很長時期的掙扎,考慮究竟應以香港情懷為主題,生產同一性質的產品,還是以很多不同類的產品,以不同方式帶出香港情懷。最後我們選擇了後一種較為複雜的路線。在我們創作的產品中,很多都包含幾種不同生產方法,例如縫紉、車衣、印刷、構圖設計等等,我們因而要不斷接觸不同的生產商。我們選擇這條看似較為複雜難走的路,因為我們想盡量發揮香港人的創意,以不同手法表達更多意念,希望增加趣味及新鮮感,而不想變得劃一單調。

HKGJ:你們的團隊如何保持創意?
Andrew:首先要有新人的加入,若一直只有一班舊人,有時真的會缺乏新意。我們尤其歡迎較我們年輕的人加入,為我們帶來新衝擊及新思維,他們的新思維可以跟我們這些舊人的經驗互相衝擊。雖然他們年紀較輕,未必很懂得懷舊,但我們的宗旨是將舊事物重新包裝,甚至二次創作,將懷舊之事帶進現在的生活之中,他們的新意念當然也相當有價值。

HKGJ:創業人士是否不應急於創業,而要先在工作上取得更多經驗?
Andrew:
這個問題真的很難說,例如Bill Gates, Steve Jobs等人,他們都是未畢業之時便已展開創業之路,而且取得極大的成功。我認為,當中的決定因素反而是人的性格與特質。我看過一些相關書籍,不同的人大約可以分為早熟型及晚熟型,當中有些人屬於天才型,這類人才華橫溢,很快便會充滿意念,很早便清楚自己當走甚麼路,而另一類人,卻需要較多時間去自我醒覺,了解自己,累積經驗。我屬於後一類人,需要較長時間去發掘自己,在經驗中慢慢摸清自己的路。實際上,大部分人都並非天才型人物,所以經驗尤為重要。在創業路上,失敗的經驗是不可或缺的,這種經驗的累積,讓我們更懂得面對將來可能出現的失敗。例如,在近來的一單新聞中,有一個人參與網上的生意合作,開設餐廳,結果失敗告終,這人卻未能好好面對失敗,最終更不幸地了結自己的生命。事實上,當我們有更多的經驗,我們才會懂得如何處理失敗,種種經驗更有助於充實我們的內涵,讓我們學懂以不同角度觀看事物。

HKGJ:跟年青人合作,有何困難?
Andrew:
最明顯的難題就是溝通,我們這一代人習慣打電話或面對面傾談,現今的年輕人卻只喜歡用智能手機WhatsApp, WeChat,或者用電腦msn,對於這個現象,我覺得甚為古怪,為何他們要發短訊等人回覆,而不直接用電話溝通呢?我覺得直接溝通會比較省時,而且,當面溝通較能增進彼此的關係。因此,我認為溝通方法上的差別,是兩代人最為不同之處,實際上,至今我仍然未了解他們的溝通之道。另一方面,年輕人當然有很多優勢,例如他們的視野便遠較我們廣闊。我們這一代人,很多人要到中學階段才有出外旅遊的機會,但現今的很多年輕人,在童年時代便已有豐富遊歷經驗,加上不同的家庭背景、網上世界的影響,他們的眼界自然更為廣闊,想像力也較上一、兩代的人豐富。不過,對他們而言,很多事情都已經是「現成的」,他們不用經歷按部就班的過程,因而未必能摸清事情發展的底蘊及過程中的邏輯思維,他們大多較為「即食」,思想還未夠深入。有些年輕人很容易就想轉工,遇上難題會較易放棄,他們很多時都未能從另一個角度思考,看到自己的不足,而且他們大都不慣於受苦,然而,在我打工的年代,真的會「手停口停」,自己要負責一切生活開支。而現今的年青人的物質生活較佳,選擇亦較多,因而大多未學懂好好珍惜機會。

HKGJ:作為老闆,你如何跟團隊成員相處和溝通?
Andrew:
我有嚴厲的一面,也有輕鬆的一面。有些大事大非的事情,我會說得很認真及清楚,對於一些我明知會失敗的事情,而我又沒有空間讓他們去試,我就一定會認真地反對他們的意見。始終,我們的資源不多,輸的空間也不多,某程度上,我真的要獨裁一點,拒絕他們的一些未夠完善的意見與想法,以確保團隊能有足夠時間及資源運作下去。不過,在許可的情況下,我卻會盡量讓他們有足夠空間嘗試,培養他們的歸屬感、成功感。

HKGJ:你覺得這一行的前景如何?
Andrew:
在香港,創意行業的確滿有困難,事實上,我仍處於摸索階段。在香港做生意,有一個先天的困難,就是租金實在太高昂,小生意的生存空間愈來愈少,很多商舖都被大財團所佔據。要應付高昂的租金,我們當然可以提高貨品價格,但價格的提升空間總有限度,客人不會接受太高的價格。我們唯有嘗試轉換銷售模式,例如發展網上買賣,希望提升銷售額,彌補店舖銷售的不足。不過,網上銷售也在困難,始終香港地方太細,市民太易接觸到實體商舖,網上買賣很難會像歐美地區般流行。因此,很大程度上,網上銷售是一種宣傳,讓人認識我們的產品及相關資訊。不過,最基本的,還是要確保產品質素,這才是成功的根本之道。我們產品的重點是懷舊,而你所謂的懷舊,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是新事物,當中最重要的是有人將種種回憶、文化承傳下去,不斷傳播、保留我們的舊有文化,使之成為大眾的集體回憶。最後,對於年青人,我會寄語他們不要想著賺快錢,亦不要單單以錢出發,經驗才是最重要的。在年青階段,我們應盡量爭取更多經驗,這些經驗定必讓我們一生都受益無窮。

閱讀上篇訪問: <星.聲Career> 偵探新一代 - 文顯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