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urses

莊梅岩 (著名編劇):編劇工作的點滴

2015-02-06

莊梅岩,香港著名編劇。 對於編劇工作有興趣,源自喜愛這藝術。「那時候看話劇覺得很好看,便萌生成為編劇的念頭。」大學畢業後,莊梅岩往演藝學院繼續進修,逐步走向編劇之路。

 

影像訪問

Part A

        

Part B

        

 

在亞視電視的日子

在正式成為編劇之前,莊梅岩做過不少兼職工作,包括:補習、教鋼琴、幫雜誌社做「寫手」等。然而,最令她難忘,莫過於是在亞洲電視當實習生的日子。「即使日後不能成為編劇,也能在電視界發展。」她當年有分負責《今日睇真啲》此節目,專門找有趣的新聞、聯絡被訪者和撰寫稿件。 「電視台要求我們在短時間內找出一個好點子,再想想用什麼角度切入,還要使用司儀稿和訪問稿砌一個flow出來。」一日復一日的練習,不但鍛鍊了她的觸覺,也令她學懂如何用故事吸引觀眾的注意力。

除了參與《今日睇真啲》,莊梅岩亦有參與《尋找他鄉的故事》的製作。跟《今》講求速度和準確性不同,《尋》著重深入的採訪。「當年我還會用『唔鹹唔淡』的普通話打電話給不同人,找尋故事,安排訪問。」為了確保節目的質素,她每個電話訪問都會問很仔細的問題,從而衡量這個人值不值得做訪問。「這節目同樣重視情感和真實資料。」在製作這節目中,莊梅岩學習了如何鋪陳一個好的故事,以及怎樣搜集資料。

莊梅岩坦言這些工作經驗均有助於她撰寫劇本。「《尋》著重資料搜集、人物和故事 。」她直言自己屬於寫實派的編劇,「我很喜歡做資料搜集,想先多了解事情和角度後才開始落筆。這樣下來,筆下的人物質感也會不一樣。」

 

電視、電影、舞台劇各不同

 談及電視、電影、舞台劇這三種不同的演藝平台,莊梅岩認為各有特色。「電視和電影多用鏡頭說故事。但舞台劇則較多用對話帶動劇情。」她亦指出,舞台劇的編劇有較大自主性。「雖然劇本到了導演手上或許會有改動,但差別始終比電影或電視少。」舞台劇的工作程序與兩者也有差別。「舞台編劇大多是由一個人撰寫。但是電影和電視的劇本則由不同編劇合力創作。」莊梅岩也言,舞台劇的商業考慮也比其餘兩者少。「舞台劇只需考慮效果好不好,觀眾的喜好固然會重視,但也不是最主要的考慮因素。」

莊梅岩認為最理想的情形是:編劇先寫劇本,再找製作人和導演,然後申請資助又或者拿去劇團。不過她亦指出有不同的合作模式。例如之前中文大學校慶五十週年,大學便聯同香港話劇團找她寫《教授》的劇本。又或者,她曾試過因著對一些演員感到特別有興趣,而為他們撰寫劇本。

 

和導演的微妙關係

談及和導演的合作關係,莊梅岩表示自己跟他們的合作十分順利。「編劇和導演的關係微妙,就像親密夥伴一樣。很多時候是關乎導演信任不信任你的劇本。」她亦透露,有時候導演或許會改了編劇的劇本,導致不愉快的情況。不過莊梅岩笑言:「導演有問題可來問我。但若果改了我的劇本,我便跟他『反枱』。最重要還是要溝通。」

創作畢竟是團隊工作。「很多年青人會問我意見,說編劇常常和導演發生爭執,有許多投訴。這些其實都是欠缺包容和尊重的表現。我自己則希望導演不要去改編劇本,先讓編劇看看他自己的作品work不 work。對於編劇來說,作品要讓觀眾看過才算是完整。假若未讓觀眾先看便已作出修改,編劇當然會感到不忿。」

 

如何成為編劇

莊梅岩言,每個人也有初出茅廬的時候。她指自己幸運,當時在演藝學院的老師是電影導演,常常告訴她,「紙上的文字是編劇的作品,但舞台是屬於導演的作品」。亦因為這番說話,她深深體會到要尊重別人的創作。「雖然撰寫劇本的時候是單打獨鬥,但是到了最後的階段,你需要跟不同的人溝通,尤其是導演。」她強調,和不同單位的人溝通和合作是最重要的功課。莊梅岩提點年青人,「不要害怕和人討論,要勇於嘗試,多了解對方。」她指出,年青人也需要有多點同理心,代入他人的角度去看事物,「這樣才會對身邊的事較為敏感,有感覺。」莊梅岩也鼓勵年青人多做資料搜集,豐富自己的想法。她以自己過往在外地交流的一個故事作例子,「我曾試過在咖啡廳抓著一個陌生人說了一整個下午的話。其實你總會遇到對的人可以聊天。」

很多人也認為入行成為編劇是一件很神秘的事。莊梅岩說:「很多年青人會跟我說,『我有一個很好的點子﹗』但是其實你要把點子轉化成劇本才可以入行。」坊間有不少劇本比賽,即使不是屬於戲劇圈的人也可以參加。成功獲勝的劇本還會有演員把它帶上舞台。莊梅岩稱,現時劇團也有提供寫作班,有興趣的人士可參與。「只要你有才華,自然會被人賞識,能進行這行業。」她也指,多看舞台劇有助於有志者擴闊思維,吸取更多經驗。

至於她個人的未來發展,莊梅岩透露她希望在電影這方面作嘗試。「希望能找到好導演、好題材,開始這計劃﹗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