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eer Focus

我在HSBC實習的日子(二之二): 我主動出擊,所以...

2016-10-18

也許,以上的描述出現在部份做過placement的朋友的記憶中,不過,也有朋友從placement中與經理建立一個很好的師友關係。

朋友當年自願參加placement,剛開始placement時也是做一些簡單system health check 的工作。如朋友所形容,每天要做的工作十五分鐘就可以做完。有人可能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寫意,不過,對朋友來說,這樣的生活卻很沒趣,所以,工作了幾星期後,便向經理提出希望有更多工作機會,結果,額外有機會去見vendor(外判商)以及做analysis report。

師友關係超越時空

也就因為朋友表現主動,所以,朋友一年後即使離開公司,仍與經理保持一個師友關係。沒錯一年placement後徒弟會離開師父,不過,徒弟和師父的關係卻少了兩分忌諱,多了三分親切。你參加過學校或其他機構舉辦的師友計劃嗎? 我參加過。當年,在大學裡與其他兩位同學獲分配一個中小企老闆做我們的職業導師。第一次見面時,老闆足足遲了一個小時才露面,之後我們就沒有再聯絡了。

幾位朋友參加了placement programme之後,對大公司的文化普遍有所感受。大公司規模大、分工清楚有序是其優點;但朋友們也提及,系統改動往往要幾個部門批准,人事或規則常導致溝通問題。

Return Offer受經濟環境影響

placement表現好是否代表會有return offer(畢業後再獲聘)? 一間公司的員工數目很受財政影響,經濟不景時,IT部普遍凍結人手招聘,朋友當年的高級經理雖然連續兩年為朋友申請加開職位,卻屢屢失敗。相反,有些team剛巧有同事離職,人手短缺而當年的placement student又有良好表現,便聯絡placement student給予return offer了。

文字來源:www.gexpi.com

圖片:香港好工網

更多好工:https://goo.gl/9GpbGK

 

閱讀上一篇

我在HSBC實習的日子(二之一):為甚麼要栽培我?

作為一個經理,為什麼要栽培一個placement student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