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eer Focus

【星‧箭】旅遊記者:笑着辛苦的真筍工

2016-12-27

甚麼是真筍工?正如大台所講唔使做、有錢搵、可以出埠、人人崇拜?可以出埠…咁旅遊記者咪係筍工?前財爺講過,做傳媒正一辛苦工,「蔗渣價錢做出燒鵝味道」,但兩名資深旅遊記者卻矢志不移,有的自言找到真筍工,羨煞不少搵工人士,點解?

Lonely Planet特約不做律師做記者   最霸氣

香港《蘋果日報》報道,鄒頌華是著名旅遊指南《Lonely Planet》的特約作者,主要撰寫內地和台灣版。大學時主修法律,「讀法律是為家人,不做律師是為自己。」畢業後霸氣地環遊世界一年,回來就投入自由工作者行列,當起旅遊作家,一做就做了十年。和華人閱讀習慣不同,掀開《Lonely Planet》,裏面全部是字,估計起碼四、五萬字,加上英文不是母語,相信寫起來比中文難十倍。

採訪與死神擦身而過  最驚險

探幽索隱是頌華最喜愛的工作,亦是旅遊作家的吸引之處。相比台北,台灣中南部交通較為不便,有些地方連當地人都未曾到訪。頌華遊走當地,深入台中高山,發掘新的行山路線,豈料三星期後發生地震,路線被毀,更有登山隊隊員遇難,無法預計的天災,令她心有餘悸,「如果早三星期地震的話,死的可能是我。」

重新核實災區資料   最艱苦

她寫台南時,雖是八八風災後的幾年,但仍受災後影響深遠。目睹過滅村、塌山,路甚至爛得不能走,地貌基本上面目全非,地圖亦已沒用。風災的破壞力,遠超她的想像,眼前凋零的台南令她沮喪,「好震撼,一個如此美麗的地方被摧毀成這樣,令人好傷感。」簽證時限,她只有兩個月時間,在災區重新核對所有資料,她坦言,是最辛苦的時候。

資深旅記住過千間酒店 最謙卑

資深旅遊記者卓文慧(Joanne)是另一位解答我好奇心的受訪者。在此資訊氾濫的年代,拍一條片、寫一篇網誌,就自居「旅遊達人」的人很多。Joanne入行16年,遊走過70個國家,住過千間酒店,但仍討厭被稱「達人」。她認為,世界分秒在變,無一處地方,她能完全了解。

發掘未採訪過的故事   最深入

「跟住指南旅行,不是記者的工作,發掘新故事再採訪報道,才是記者的價值。」採訪、攝影、寫稿,一人分飾幾角。Joanne月初到日本參與瀨戶內海藝術季,展區分佈12個島嶼,她到訪了其中11個,每天走路超過2萬步,她深信,要發掘未被採訪過的故事,沒有捷徑,惟有靠自己一步一步尋找。我有點驚訝,實在很難想像弱質纖纖的Joanne,如何揹着沉重的攝影器材,走遍11個島嶼。

赤かぼちゃ(草間彌生)    攝影:青地大輔

挑戰一:「毒自」生活

出差和旅遊最大的不同,Joanne和頌華各有所指。首先,出差日子無彈性。Joanne指,要學懂看輕一些所謂的「特別日子」。家人和好朋友的生日、紅白二事,她都試過因出差而沒法出席,笑言身邊就快無晒朋友。有幾年,就連自己的生日都要在酒店「毒自」度過。

挑戰二:不想去也都要去

第二,再討厭的地方都避無可避。頌華最討厭內地巴士站,「我覺得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。」人多車多廢氣多,扒手一樣多,停留一會都彷彿會被搶劫或車死。奈何巴士站是交通樞紐,很多轉乘資訊都在這裏找到,為了讀者硬着頭皮都要前往。

挑戰三:高空人生或多病痛

入行以來,頌華和Joanne長期處於「往機場的路上」,每年最多只有一半時間在港。早前有研究指,人在高空,會增加罹患牙周病、感冒、腳痹等的風險,所以搭飛機的次數頻密,身體能否承受,是其中一項大挑戰。

挑戰四:通宵工作是日常

為了出稿,出差的每一日,行程都排得密密麻麻。一下機便有密集的拍攝和採訪工作,由朝早8點到晚上10點,回酒店後又要立即趕稿,作息時間好不定時。問到Joanne有否試過通宵趕稿,她大呼「小兒科!最長試過一星期無間斷地趕稿。」頌華更指,「成個星期每日只睡2、3小時,趕到爆晒濕疹,至現在都沒改善。」

「辛苦的事不少的,但我從來沒想過要放棄。」無夾定,但口吻一樣,聽到當下我都呆一呆。眾所周知,記者薪資微薄,財爺都講過傳媒是「蔗渣價錢做出燒鵝味道」,是甚麼原因令她們堅持?

旅遊記者是真筍工  永遠的學習

「人的生活可以好簡單,我夠食夠住就夠。」Joanne說。「習慣了呢行的生態之後,甚至覺得我真的搵到筍工。」她視每次採訪,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。寫稿時最大的啟發是「書到遊時方恨少」,因為認識一個地方,要從多方面入手,有時甚至要從遠古歷史開始了解,讀書時期以為沒用的歷史科、中化科,在報道時都會大派用場。得着蓋過辛苦,是她們堅持的原因。

旅遊記者一生最愛   接觸不同思想

接觸不同的地方和思想,「變得更包容」是她們最大的得着,因為很多事情已「見怪不怪」。其中一樣深刻體會,是頌華發現內地某些地區對男女關係的看法,比香港開放。「在中國西北或西南的小城鎮,當地沒有宗教的束縛,男生和男生是會手牽手外出,但他們未必是同性戀,只是純粹好朋友。反觀香港有太多約定俗成的規範,如果在銅鑼灣看到兩個男生牽手,大家便會大驚小怪。」

笑着辛苦的工

最後撰文的蘋果記者劉芷晞寫道:「今次與其說是訪問,不如看成是兩位「前輩」予我輩的一些忠告:每人心目中都有一個天秤,用來衡量所做的事值不值得。值得,就出盡力去做。工作固然辛苦,所以緊記要找一份笑着辛苦的工,共勉!」

資料來源:香港《蘋果日報》

圖片來源:互聯網

文字整理:香港好工網

 

更多好工:https://goo.gl/9GpbGK

 

閱讀上一篇

【星箭升級:我愛創新力】Cosplay少女演奏家 海外接job聲名響

做兼職做到海外接job,全靠大大小小創新力!日本90後音樂導師米山栞合,最愛扮演日本動漫人物,結果來個Cosplay X 雙簧管表演,在互聯網一炮而紅,紅到海外,羨煞不少搵工人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