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urses

黃照達:不一樣的漫畫家 繪寫現實 改變世界

2014-06-19

黃照達(Justin),完全藝術人。他不只是漫畫家,更是媒體藝術家及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講師。同時,他每天在報章上以漫畫談政治,說出香港的現實和真相,抒解他對社會的不安,表達不同意見。他的主要作品還包括漫畫結集本《Hello World》及《Lonely Planet》。到底當初他為何會選擇創作漫畫?又為什麼會選擇圖說政治?

Part 1 


Part 2

藝術創作與政治,看似是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事。然而,世事無絕對,多沒關連的事物,當中只要涉及了人,就可以將其繫上關係。這裡說的是Justin的繪圖興趣與香港政治。到底藝術與政治有甚麼關係?Justin當天為何會將創作與政治結合,融為一體?

小時興趣成事業

從事藝術的人,似乎都帶點天分,天生就跟藝術有著不解之緣。「我從小就喜歡看漫畫,繪漫畫,因此,在大學時期,我很自然地便選擇了藝術為主修科目。」大學畢業後,也就順理成章地從事設計的工作。從小到大,Justin都是這麼熱愛繪畫。

繪畫繪圖 畫出漫畫世界

在香港中文大學的藝術系畢業後,Justin不是立即開始他的藝術事業。畢業後,他到了英國進修互動設計,學習一些運用電腦軟件去進行藝術創作的技巧。回到香港後,大約在2005年的時候,經朋友介紹,他開始在報社工作,專門繪畫一些兒童漫畫,其後,更有編輯邀請他創作政治漫畫。他的作品受到不少讀者的讚賞,得到不俗的反應,因此,在2007年時,他獲邀在報章上開設屬於他個人的漫畫欄目。這次,他可以真正一筆一畫地畫出自己的漫畫世界。

進修受啟發 畫出個人獨有風格

在過去,不少暢銷的漫畫主要都是人手繪成的,用電腦技術繪製反而令人感到格格不入?Justin不認同,他覺得有時候運用電腦軟件繪圖,出來的效果挺特別。大學畢業後,他在英國進修時,在當地一家書店裡被美國漫畫家Chris Ware的漫畫吸引。那驟眼看以為是電腦繪圖的彩色漫畫,其實是手繪而成的。就在那時,他對漫畫有了新的看法,發現漫畫可以更多元化,應重新定義漫畫。

「從那時起,我便開始思考,到底如何可以將電腦設計與傳統的設計結合在一起。」在報紙上連載的政治漫畫「嘰嘰格格」,就是開始嘗試用電腦去繪圖。然而,這個融合新科技與傳統技術的繪圖特色就成了黃照達的漫畫特色。

漫畫家的創作與教學

很多人都認為,藝術家有「脾氣」,不好相處,未必能把所懂的教授予人。Justin的例子卻說出「凡事都有例外」。他在兼顧其個人藝術創作工作時,同時也在香港城市大學出任教學工作。他認為教學與創作關係密切,兩者可說是一體兩面。「教學時,我從學生身上會得到很多啓發;在學院參與研究工作也對我的創作有很大幫助。」

科技進步,以新的科技發展藝術,是一個跨媒體的創作方向,可以令藝術產生更多不可能的發展空間。在那時,他有機會進一步實踐這種將新科技與傳統手法融合起來的構思。「在實驗與教學之中不斷嘗試,我慢慢便發展出自己獨有的風格。此外,我亦嘗試了以電腦程式協助創作,尤其是故事的創作。」

創作瓶頸 靠「真心喜愛」堅持下去

無論一位藝術家多成功,總有靈感乾涸的時期。雖然Justin表示暫時未遇上創作生涯中的低沉期,但是他也有「創作乾涸期」。「我每天給報章的政治漫畫專欄供稿,長時間創作同一類題材的漫畫,難免會感到疲累、沉悶,有時會缺乏創作靈感;加上長期關注時事,積累負面情緒,造成不少心理壓力。」

面對這些情況,他是如何面對,捱下去呢?「為了培養創作靈感,我每天花大量時間閱報、看新聞、留意Facebook,關注並消化社會中發生的事和不同的資訊,再以個人見解提出回應。」他有時也會參考別人的時事評論,以增加自己的思考角度,避免局限了自己的思想層面。他認為,這樣做才能令自己不斷有創作靈感,畫出更多有意思的政治漫畫。雖然繪畫一幅作品只需十多分鐘的時間,但背後的閱讀與思考功夫卻得多花上數倍的時間。

這樣辛苦,是甚麼令他一直堅持下去呢?原因很簡單,就是「我真的非常喜歡藝術」。對他來說,現在做藝術家已經比以往較易謀生,並不需面對太大的經濟壓力。他相信,藝術家總有其「搵食」的能力,問題只在於如何在工作安排上作出取捨。「以我為例,我必須好好分配花在教學工作與藝術創作上的時間,才能保持兩者的平衡。」他表示自己的收入當然不能跟做生意的人士相比,但已覺滿足。對他來說,作為藝術家,最重要的是能做到自己喜愛的藝術創作。

取於現實 寫出現實

不同的漫畫創作,都有不同的讀者群。而對於創作者Justin來說,他最喜歡的又是哪一類作品呢?「不管是政治漫畫還是親子漫畫,其實都是在表達我對周遭環境的看法,只是手法不同。不過,描述我與兒子關係的《Hello World》的風格較柔和,可算是我比較喜歡的作品。」似乎,他還是離不開寫實的漫畫國度。

他坦言,自己的作品大多是取材自生活和社會,《Hello World》是描述自己與兒子的關係。「兒子的出生為我帶來不少衝擊,使我對世界產生了一種全新的看法。」而社會的風氣對他的創作也有很大的影響,「作為政治漫畫創作者,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反映市民對時政的看法,針砭時弊。」因此,他的位置有點像「探熱針」,必須時刻保持對社會的敏感度。這樣,他的作品才能達到「寫實」的效果,呈現出實在的社會真象。

文、圖:編輯部